mua

【九辫】 无题2

一个小故事,借两位先生的名字来讲述,与现实无关。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文在主页。

     我身上那位兄弟也终于感觉到了不对,也没听见猫叫声啊?倒是听见了抽气声,怪了怪了。低头一看,喔,衬衫上已经沾上了血迹,看的怪吓人的。

 

  急忙先下来,也不管猫不猫的了,攥着我的手看了又看然后说:“兄dei,你这怎么回事?还冒血了?赶紧和我去医院去。”

 

  我忍着痛说了一句:“嗨,没事啊,就是伤口裂开了,有点疼而已,用不着去医院。”

  

  本想着就不麻烦陌生人了,再看身旁这一摊人,顿时有点头疼,等会还得送他们回家,手还流血了,这都什么事啊。

  “那行吧,我把微信号给你,等会医药费找我报销,毕竟也是我弄出来的事。”那人好像看出了我眼中的顾虑,不由分说,直接就打开了微信让我扫,眼下的情绪复杂又多样。

  我也欣然接受了,扫完那人就走了,手的事我不着急,这一大摊的人可要怎么办啊。没办法,只能一个一个的打电话叫人接他们回去。

  等一群人都回去的时候,身上的血早已经干涸了,粘在衣服上,粘着血肉,再动一分就痛一分。

  打了车去医院,这一路平静,我身上却开始发热了,迷迷瞪瞪的。心里还想呢,我再见他我就是那个,具体是哪个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去了医院之后便回了家,伤口是已经处理完了,却还在发着烧。

实在没灵感了,只能写出这么一点点,有空更文,小学生文笔,大家多担待。如果觉得写的还行,麻烦留个评论,谢谢

【九辫】 无题

  一个小故事,借两位先生的名字来讲述,与现实无关。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巨大的烟雾,破碎的火花,如同一般的谎言,炸出的什么?我们早已不得而知。只是那绚烂的花火,照亮了那只手,拉我返回了那个最初的开始。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身旁人喋喋不休,开着无聊又低俗的玩笑,赢得一片欢声笑语。推杯换盏之间,粗俗的话语溢满了席间。

  身在其中,却又仿佛格格不入,但血脉却又一遍一遍的告诉我,这只是种错觉。

  一座四五线的小城市,身边都是所谓的家人,日复一日做着枯燥无味的工作。想去做出改变,身边人的不看好和那种遍布全身的麻木感和无力感让我什么都做不出来。

  我曾一次又一次在哭泣中向主祷告,祈求主能原谅我的罪孽,救我于水火之中。

  也许是主听见了我的虔诚,让我遇见了你。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走进那家酒馆的,毕竟这里的一切都洋溢着破旧和油腻。

 

   第一眼我就从人群之中看到了你,他人眼中的浑浊和眼下的清明形成的对比足以在人群中出挑。

  你好像也第一眼就看见了我,不知为何,两人对视起来,堪堪几秒而已,平常不易改变面色的我,今天却悄悄的爬上了两朵红晕。我不经暗骂自己不争气。又迫不得已的移开了眼,去藏那羞红的脸颊。

   再看,你已经走了过来,漏出八颗牙齿的笑显的傻乎乎的。

  开口却道了一句:“请问先生看我做什么,难不成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等我回答,身边人却是一句:“这人TM谁呀,张云雷你认识?”

  

    我面漏尴尬,只瞧对面的人顿时收起了笑脸,不紧不慢的回了一句:“不认识,但是现在知道名字了不是吗,张先生。”

  话毕,身旁那人知道自讨没趣就扯了扯嗓子,又回到那酒桌上继续大喝特喝了。

  见那人走了,我才清了清嗓子说:“那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那人轻笑一声答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张先生。”

    “我在看什么?我刚刚可没看你呢,我刚刚看的是你身后那只猫呢,长得挺漂亮的,纯黑的,眼睛挺大,应该是只纯种猫咪……”

    话还没说完,只见一团黑影飞了过来,飞到了我的身上。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哪有猫?哪有猫?”

    我哪里可以受得了这个啊,刚刚才做完手术的手,还带着钢板呢,被这么一扑也蒙了,忘了这钢板的事,就顺手接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下我手上的钢板没事,但是却压到了我的刀口,疼的我一抽一抽的。本来就没有好全的伤口又裂开了,渗出了血,浅色的衣物一下就透了出来。